潘石屹試吃過李嘉誠投資了,長生不老仙丹真來了?
發布時間:2020-01-03
  今年年初,潘石屹發了一條微博:“我從來不相信保健品。但一個月前,麻省理工學院一位教授給我推薦了一款他們學校研究出來的‘長生仙丹’,還沒有上市。我問他吃了后什么感覺,他說,吃了后指甲長得快了。我吃了近一個月,沒有什么反應,發現自己指甲也長得很快?!迸耸僮罱渌⒉┑脑u論數大多只有100多條,而這條微博卻收獲了732條評論與1093個贊。
  他的這條微博配圖是美國Elysium公司生產的名為BASIS的保健品,其主要成分是NR(煙酰胺核糖)和從藍莓中提取的紫檀茋。與它屬于同類的,還有主要成分╥為NMN(煙酰胺單核苷酸)的產品,最近也開始在國內走紅?!奥犝f包括李嘉誠在內的各種高管富豪都在服用,一年服用的價格是157萬人民幣?”一位網友在網上如此咨詢√。


潘石屹(資≈料圖)
  京東上顯示,某款產自日本的該類產品根據劑量不同,價格從2899元到20999元不等。一家淘寶店在商品介紹里還直接放出了一張茅臺前董事長季克良成為該公司高級顧問的照片,圖片下方寫著“季克良顯示分享服用基因港NMN后的體驗表示頭發開始變▼黑了,睡眠也變好了”。
  與權健、腦白金等國產土味保健品不同,NR與NMN出身海外名門,有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華盛頓大學等世界一流科ψ研機構的基礎研究成果背書,在國內℡一眾自媒體的文章里,被稱為能修復DNA、讓人活到150歲的長生不老神藥。長生不老是千百年來人類的最大執念,是從普通百姓到億萬富豪爭☆相求解的終極密碼。如今,“仙丹”在手,真能長生不老?
  “仙丹”誕生記
  NR與NMN兩類產品作用原理類似,都可以增加體內NAD(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合成,從而起到抗衰老的效果。它們的面世,要從二я十多年前說起。
  1993年,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在讀博士生大衛辛克萊,遇到了來校授課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分子生物學家倫納德加倫特。那時,大多數人還認為衰老是個復雜、不可逆轉的過程。加倫特在著手研究影響酵母(一種真菌)壽命長短的基因,從分子與基因層面研究生物體壽命,在當時相當新潮和非主流。辛克萊被加倫特的想法所吸引,決定加入其中。
 △ 1996年前后,辛克萊來到加倫特的實驗室做博士后。其間,他和導師一起發現了一種能延緩∪酵母衰老的明星物質——長??壽基因蛋白Sirt2。幾乎同時,實驗室的其他小伙伴也有了另一個重大突破:Sirt2可能和食物代謝過程中的一個關鍵分子NAD有關。NAD又稱輔酶1,在中學生物課本中很常見,是參與能量代謝的重要輔助工具。
  研究人員╨推斷,〡食物充足時,NAD忙于葡萄糖代謝,Sirt2只能處于被動模式,而當熱量供給度低時,就有足量NAD激活Sirt2,Sir2又能使細胞活動中暫不需要的基因保持沉默。這意味著,機體在食物稀缺時降低能耗,能生存更久。這和1930年代形成的熱量限制能延長生物體壽命的理論〩保持一致。2000年,加倫特將這一發現發在了《自然》雜志上。
  但僅僅能延長酵母的壽命是不夠的,研究人員更關心的是,其他生∝物體中是否也?存在這樣的機制,還有什么物質可以激活Sirt2?2±003年,已К在哈佛大學任職的辛克萊從紅酒中提取出一種名為白藜蘆醇的多酚類化合物,經過驗證,Θ不僅激活了酵母體內Sirt2,還能作用于線蟲、果蠅體中Sirt1,延長其壽命。辛克萊稱之為“你能找到的最不可思議的分子”。在生命體中發現的SⅫirt2的○同源蛋白質統稱為Sirtuins家族。哺乳動物的Sirtuins家族有7個成員(Sirt1~Sirt7),其中Sirt1與Sirt2同源性最高,受到最多關注。
  但也在這一年,辛克萊和加倫特的理論也遭到挑戰。據《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報道,挑戰來自加倫特曾經的兩名學生。兩人質疑加倫特熱量∽限制激活Sirt2的假設,聲稱至少在酵母中,即使沒有Sirt2,熱量限制依然可以發揮抗衰老作用。之后,更直接的矛頭指向辛克萊, 懷疑其用白藜蘆醇來模擬熱量限制的有◤效性。
  但這并沒有影響辛克萊前行的步伐。為進一步探究白藜蘆醇的藥用價值,辛克Ю萊與人聯合成立了一家名為Sirtris的公司。2008?年,公司被國際制藥巨頭葛蘭素史克以7.2億美元收購。但到了2010年,由于臨床試驗中出現的副作用,葛蘭ш素史克終止了白藜蘆醇的研究項目。
  辛克萊與加倫特也有分歧。據2004年《科學》上一篇題為《衰老研究大家庭的不和》的文章披露,在2002年紐約冷泉港的一次會議中,關于熱量限制如何使Sirt2更活躍,二人起了爭執,并在之后還互發論文回擊對方。在商業上,早在辛克萊建立Sirtris公司之前,加倫特就成立了一家名為Elixir的制藥公司。他曾邀請辛克萊入伙,但對方拒絕了。對此,辛克萊稱,“他們(加倫〓特公司)┄┅在和我們做一樣的事情,這是一場競賽”。
  在對白藜蘆醇研究后,辛克萊開始找尋有更大能力激活Sirtuins的∠物質,他把研究重點放在了提升體內NAD水平上。據其研究,生物體內NAD隨年齡增大而減少。2013年,他在《細胞》上發文稱,一種名為NMN的物質可以轉化為體?內NAD。NMN在人體與日常食物中都有,比如在毛豆和西蘭花中,每100g至多含1mg左右。他發現,用NMN提升NAD一周后,22個月大▎▏的小鼠(相當于人類60歲)和之前判若兩鼠,與6個月大的小鼠(相當于人類20歲)在線粒體穩態、肌肉健康等關鍵指標上有著相似水平。辛克萊稱,白藜蘆Ω醇只能激活Sirt1,而NAD能讓Sirtuins整個家族火⊙力全開。
  2017年,∑他在《科學》上發表的又一項研究證實,通過補充NMN,能使年長小鼠細胞修復DNA損傷的能力提高。2018年3月,辛克萊小組又有了驚人發現:20個月大的小鼠服用兩個月NMN后,與空白對照組相Л比,運動耐力提高了56%到80%。32個月大的小鼠,吃一個月NMN后,跑行時間和距離增加了1.6倍。用了NMN后,年長小鼠毛細血管密度、血流速度和年輕小鼠相似。
  這幾項基礎研究的成ч果,讓商家嗅到了商機。2018年5月,美國一家名為Herbalmax的公司推出一款主要成分為NM?NΘ、名為瑞維拓的Υ保健品,聲稱能有助于人細胞修復、調節新陳代謝和精力提升,在增強肌肉、改善記憶、≈心Я血管等方面具有顯著作用。此前一年,基因港(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推出了一款NMN9000(含量9000mg)的產品,并宣稱對人的功效。更早些,日本的NMN產品也已在市場上推出。
  2014年,加倫特就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成立了Elysium公司,推出了主要成分為NR的保健品。原理上,NR與NMN類似,NR變身成NMN后,再進一步合成NAD,作用于Sirtuins。
  人鼠差距
  也許是吸取了白藜蘆醇在臨床試?驗上折戟的教訓,加倫特在NR的Ч商業化策略上走了膳食補充劑路線。在美國,膳食補充劑相當于中國所謂的保健品,實行的是企?業自我認可的“備案制”。根據1994年頒布的《膳食補充劑健康和教育法案》,產品在上市前,廠家自身要對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負責,并在上市后,向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備案。FDA只有產品被舉報出現虛假宣傳、安全事件●等情況時才會出手治理。FDA要求,保健品不能聲稱可以預防╦╧、治療、治愈疾病,但這也意味著,廠家可以宣稱產品具有某些似是而非的功效。
  在美國,由于膳食補充劑多指補充人體需要的營養成分,且原料來源主要為食品或者從食品中提取的成分,因此,一般情況下,無需像藥品一樣必須做人體臨床試驗。但對于NMN,不少學者專家仍強調了臨床試驗的重要性。清華大學藥◇學院教授王釗就指出,動物實驗的條件非??量?,具有ε很多特定的限制,而人并不生活在這樣的特定環境下,因此,實驗中顯現出對動物的效果,對人不一定起作用,更不要說還有種屬間的差異。
  “如果用于調節衰老的干預措施尚未進行人體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則任何人都不應該用?!泵绹晾Z伊大學芝加哥分校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斯?圖爾特奧爾先斯基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說。
车联网服务平台